首页 工业大数据专题正文

胡权 :工业4.0时代的资本规律解密

  【稿件说明】本文为“大数据100分”活动分享内容。大数据100分,是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的特色活动。稿件内容由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授权数据观(www.cbdio.com)发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分享主题:《工业4.0时代的资本规律解密》

  主讲嘉宾:胡权

  嘉宾介绍

  胡权,工业4.0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关注工业4.0时代的竞争规律研究,目前主持工业4.0相关技术、模式及战略的研究及咨询工作。作为国内最早跟踪研究第四次工业革命的专家之一,在多个高峰论坛做工业4.0主题发言,著有《工业4.0时代:创造新工业价值生态的风口》一书。

  以下为分享实景全文:

  首先,我们还是要定义一下什么是工业4.0,这个概念至关重要,不搞清楚这个概念的理解,会影响我们对资本市场机会与挑战的正确认识。

  最近一段时间,我跟行业内的专家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沟通,包括跟一些人工智能的专家,还有听了阿里研究院院长、百度研究院院长、中科院的专家的一些讲话,主要是关于智能的定义问题。

  我仍然认为,用智能化来描述工业4.0,是不妥当的,至少在目前行业专家对智能化还认识不清晰的情况下,用智能化来定义工业4.0,难以形成工具,也就是难以在企业经营中进行准确定义。

  用三个高度来定义工业4.0,是工业4.0研究院一个重要的认识。

  自动化、信息化是工业2.0、3.0的特征,它们在工业4.0的阶段,还会继续演进,体现为高度的自动化和高度的信息化。

  但在工业4.0阶段,还有一个特征是前面所有工业革命不具有的,那就是高度网络化。

  毫无疑问,接上一个宽带网络不是工业4.0的高度网络化的含义,也不具有意义。这个高度网络化,物理上体现为网络嵌入式系统,乃至CPS,以及物联网,但在商业价值创造体系上,还具有更为广泛的意义,它会最终形成一个“新工业价值生态”。

  总的来说,我们认为,我们采用三个高度来定义工业4.0,是谨慎的,逻辑上也是完备的。

  在工业4.0体系中,CPS和三大集成是亮点和重点,CPS是工业4.0体系的核心技术,而三大集成是整个工业4.0体系的最有价值的内容,也将成为本次分享中解读资本的基础。

  CPS不做太多的介绍,我们稍微多解读一下三大集成。虽然前面我曾经多次分享过三大集成的概念,但从业内一些专家谈及三大集成的情况,大部分专家忽略了三大集成的层次关系,仍然混淆其先后关系,可见他们对三大集成的经济学行业并不清楚。

  简单地讲,横向集成、端到端集成和纵向集成,是一个复杂到简单,未来到现在,高级到低级,开放到封闭的商业模式。

  从复杂到简单,横向集成需要跨越产业链,复杂度最高,端到端集成主要发生在单一产业链,复杂度一般,而纵向集成发生在企业边界内,难度最低。

  从未来到现在,横向集成是未来要实现的,目前可以实现的大部分是端到端和纵向集成。

  从高级到低级,工业4.0研究院称横向集成将形成新工业价值生态,端到端主要提升了产品价值或用户体验,纵向集成则提升了“车间”的效率。

  胡权·工业4.0研究院:

  从开放到封闭,横向集成要求高度的开放,端到端集成的开放限于产业链即可,而纵向集成只需要在企业边界内实现数据的统一。

  以上是对工业4.0的基础知识进行一个总的介绍。接下来来谈谈工业4.0时代资本运行的一些规律。

  一直以来,工业4.0研究院有一个很重要的结论,那就是技术和资本是工业4.0时代的两大基本驱动力。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其他的驱动力也许有,但不是最基本的驱动力,例如,阿里研究院提出的产业需求,这是从市场视角来看的,不是工业4.0时代的基本驱动力。

  在工业革命从1.0、2.0、3.0到4.0,技术与资本随影随行,不断推动工业革命向纵深发展,而且每次工业革命的周期会更短。

  之所以更短,我们认为资本的力量体现得更为明显,金融创新直接导致了工业革命来的更快速。

  从每次工业革命的变化来看,工业1.0是有了一些专门的投资机会,但到了工业2.0,开始有了较为成熟的证券交易所,这是一个突破,但在工业3.0期间,VC(风险资本)的出现,使得技术创新达到一个新的高点,硅谷是最为典型的地方了。

  我们相信,到工业4.0时代,资本会扮演更为重要的作用,也许这会使得工业4.0的机会来得更早更快。

  到了工业4.0时代,资本将发生什么改变呢?

  从金融资本和生产资本来看,技术革命与之关系如上图。

  这很容易解释为什么有疯狂的互联网泡沫,当然有可能也会出现工业4.0的泡沫,但这是正常的,是经济的一种规律。

  资本总是想找一些获利更大的机会,在工业4.0时代,这会成为常态。

  从我们目前了解的国内投资机构,例如投行、PE、VC等来讲,它们的基本投资逻辑是计算市盈率,这不是最好的方法,也不太适应工业4.0时代的需要,如果有了不同的投资方法,这些投资机构的收益会大大受到影响的。

  传统的以PE为基本计量手段的投资方法,将让步真正的金融投资价值,这将推动中国制造尽快进入工业4.0时代,这样也将产生属于制造业的BAT公司。

  按照传统的投资逻辑,PE是考虑估值的核心要素,但在工业4.0时代应该重新认识。你是投资于符合传统商业逻辑的锯子,还是投资于上山的道路,这是一个资本投资逻辑和战略选择问题。

  由于国内的投资环境不太好,大家缺少对新概念的深入研究和思考,大都采用按照概率性投资的方式,也就是投资排名某个领域前几位的公司,通过投资布局来实现风险分摊。

  这样的方式是有重大缺陷的。

  这实际上是投资机构难以洞察产业发展趋势,难以认识产业竞争规律的结果,它们期望通过资金的优势,来弥补其专业性不足。在工业4.0时代,这样的问题会非常突出。

  回到工业4.0时代的资本规律及逻辑上来看,前面我们再三提及“高度网络化”的特征,其实,这是直接影响资本的重要因素。

  高度网络化导致传统的分析方法失效,这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方面是传统的生产管理及资产增值的方式不同了,另外一方面是跟互联网领域的投资逻辑有些差别。

  前者容易理解,如果按照PE的方式去计算增值,你的利润不高,那么估值是不高的,如果按照这样的做法,也许小米的估值不到1000亿人民币,但它实际估值超过3000亿人民币,原因就在于估值方式在竞争优势。

  也就是前面所提到的上山伐树的路,不是伐树的工具和效率。

  后一个问题也容易理解,互联网的投资逻辑在于用户数,流量,它反而不看利润了,因为互联网的商业逻辑主要基于网络外部性的存在,会给拥有较大规模的企业以很强的竞争优势。

  不过工业4.0领域不同,这是生产制造领域,其资产很重,跟互联网的轻资产迥然不同。

  所谓互联网思维,在工业4.0领域,效果可能不明显,或者难以抵御从工业4.0的思维来构建的商业模式,这也是为什么我提出,要做工业4.0,必先自废互联网思维的功夫。

  虽然互联网领域的资本浪潮一浪高于一浪,但生产领域的投资机会将远远多于互联网,因为工业4.0将给“中国制造”带来非凡的投资机会。

  找到如何构建工业4.0时代的竞争优势,是中国资本的投资逻辑。

  可以以三大集成为基础,从自己最有把握的领域入手,逐步深化投资逻辑。从现在的各种投资来看,大都是投资于改造现有工厂的发展,也就是所谓纵向集成的领域——数字化工厂。

  传统包袱不重的企业,可以进入一些为产业链提供创新服务的领域,例如预测性维护。

  在我们工业4.0研究院的认识中,预测性维护是典型的工业互联网的内容,同时也是所谓制造业服务化的内容,工信部安筱鹏的主要观点也是制造业服务化。

  李杰教授的主要观点也是如此。

  具有远大抱负的金融资本,可以用5年左右的时间,投资于横向集成带来的机会。

  对于可以产生“新工业价值生态”的横向集成投资机会,主要战略控制点在工业4.0的标准和专利,这将是未来工业4.0时代的竞争成败关键。

  我们正在做这方面的研究,期望可以绘制出未来的工业4.0战略地图,可以用简单的方式判断出未来的战略据点,通过技术和资本,把这些战略据点站住,当然,这主要是帮助企业去做这个事情。

  总结以上分享的内容,其核心思想有几个,一是工业4.0的特征是三个高度,也就是高度自动化、高度信息化和高度网络化;二是三大集成所蕴含的商业逻辑;三是资本领域的差异化机会,那就是利用对工业4.0的洞察,可以形成一个战略地图,从而获得竞争优势。

  这基本上是我们最近研究的一些成果。工业4.0研究院每个月主要集中一个主题进行研究和分享,期望可以跟业内专家进行深入的探讨,3月份探讨的主题就是工业4.0的定义和特征。

  我今天晚上分享的内容差不多就是这样的,请大家有问题可以提出。谢谢!

  互动交流:

  陈志成(loT-Al):

  @胡权·工业4.0研究院, 是的,先把工业4.0的概念和特征解释清楚很重要,感谢胡老师的分享,给大家带来了最新的研究成果!

  陈志成(loT-Al):

  技术和投资是工业4.0的两大驱动力,对中国企业升级改造而言,资本确实很重要,如何投资才能达到升级的目的,可能是包括投资者、企业、以及政府都关系的问题。非常感谢胡院长给我们阐释了资本在其中的重要性和投资逻辑。

  陈志成(loT-Al):

  虽然互联网领域的资本浪潮一浪高于一浪,但生产领域的投资机会将远远多于互联网,因为工业4.0将给“中国制造”带来非凡的投资机会。请教一下胡院长:生产领域的投资和互联网的投资,主要区别是什么呢?

  朱铎先:

  非常赞同胡院长定义的4.0的是三个特征:高度自动化、高度信息化、高度网络化,如果泛泛地说成是高度智能化,等于没说,就没有指导意义。

  Joe 赵积春:

  非常感谢工业4.0研究院胡权院长给我们精彩的《工业4.0时代的资本规律解密》讲座。感谢胡权院长带给我们分享他的研究成果。!

  胡权·工业4.0研究院:

  投资体量不同,投资逻辑不同,投资周期不同。

  胡权·工业4.0研究院:

  体量是指的规模不同,互联网可以很少的钱就可以投资了,但工业领域不同,一般要求资金比较大;投资逻辑当然需要考虑实体经济的特征;投资周期不同会体现为工业领域的周期较长。

  陈志成(loT-Al):

  嗯,分析很对。。中国是个生产制造大国,各类企业众多,具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投资体量很大。

  陈志成(loT-Al):

  今天晚上CCTV1新闻联播,我刚好看到播放了一条李克强签署“中国制造”2025文件的新闻,国务院现在用词是基于工业4.0来讲“中国制造”。

  非常感谢胡权老师今天晚上的讲座,到此结束,需要进一步交流的专家私下继续交流。

分享:
延伸阅读
    数博故事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