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15数博会new重磅推出开启数据资源化的钥匙正文

谢泉谈数据安全:贵阳数据交易法可先行先试

    大数据时代,人们在享受大数据带来的便捷的同时,数据隐私侵犯问题也日益凸显。今年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贵州大学大数据与信息工程学院院长谢泉建议,为防止个人隐私泄露,需要立法规范,制定“数据交易法”。

    近日,记者就相关问题对谢泉院长进行了专访。

    数据交易必须有法可依

    记者:数据交易是怎么产生的?

    谢泉:数据的价值更多体现于分享、交换,将两种完全不同的数据组织在一起,就可能会得到一种新的产品和服务。对于很多除了使用内部数据,还必须辅助外部数据进行分析做出的决策来说,数据的获取就显得更加重要。因此,下载或者访问外部数据集成了很多企业的需求。而许多有价值的数据属于企业私有资产,无法通过公共渠道免费获取。由此,数据交易应运而生。

    记者:数据交易存在哪些问题?

    谢泉:数据交易会涉及很多问题,比如哪些数据可以交易?数据的交易方式是什么?数据的所有权归属谁?数据交易平台需要的是“干净”的数据,即不能侵犯个人隐私、不能泄露企业商业秘密、不能泄露国家机密、不能危害国家安全等,诸如此类。

    数据交易意味着数据开放,这将考验政府的综合治理能力。政府需要对数据交易进行立法,通过立法界定数据交易的合法范围。在大数据的商业应用与个人隐私保护、企业商业秘密保护、国家信息安全保护之间找到平衡点。

    记者:大数据时代,个人隐私保护已经成为亟需面对的问题,您认为立法能够解决这一问题吗?

    谢泉:今年央视的3·15晚会曝光了免费WiFi的安全隐患问题,现在大数据时代可以根据你的位置信息、走向分析出你从事的职业。这就更需要有数据安全法来明确数据使用的边界。

    此前,我国对个人的信息、肖像权是有法律保护的,但是只针对肖像权受到侵犯的情况,而对于个人数据的使用并没有进行明确,也没有专门针对个人数据信息进行法律法规的监管。

    我们建议设立数据交易法规,只有法律健全了,才能让那些想违法使用个人数据的人有畏惧感,让想正常使用数据的人在法律授权下也有安全感。

    采用“基本法”加“专门法”基本架构

    记者:您的立法建议包括哪些方面?在您向全国人大递交的建议中数据交易法的基本架构是什么?覆盖了数据交易的哪些方面?

    谢泉:此前我花了6个月的时间在北京中关村软件园和贵州的企业进行调研,按照证券法的基本架构,采用了“基本法”加“专门法”的原则设计数据交易整体法规架构。其中,“基本法”为数据交易法律规范的总纲。基于基本法,针对数据交易的各个环节,再进一步制订相应的专门法规。

    建议中,我提出设立的基本法暂命名为《数据交易管理法规》。在基本法中宏观定义数据交易市场需要设立的各个机构。基本法是法规设计的纲领,基本法定义数据交易及数据交易市场的概念,制定数据交易及交易结算的原则;详细规定数据交易主体,包括数据监督管理机构、数据交易中心、数据交易中心会员、数据交易登记结算机构、数据交易做市商、数据交付平台的设立目的、职责、权利与义务,以及不得从事的行为,并规定交易税费管理相关事项。

    在专门法规方面,则分别是基于基本法纲领的专门领域延伸。主要划分为数据登记审查专门法规、交易市场专门法规、交易结算专门法规、数据交付专门法规、中介服务专门法规、易税费专门法规等。

    其中数据登记审查专门法规包括《数据交易登记管理法规》《数据资产合规性法规》,分别对数据交易中数据资产的登记、审查流程,以及数据资产所有权的判断方式和数据资产的可交易条件及禁止交易条件做出规定。

    在数据交易市场专门法规方面,《数据交易市场交易法规》规定数据交易平台的细项,并设计交易流程、异常处理及交易纠纷处理的原则。《数据交易开户法规》规定数据交易中心会员的开户销户及权利与义务。

    在数据交易结算专门法规方面,《数据交易市场结算法规》规定数据交易市场结算的详细流程,《客户交易结算资金管理法规》制定登记计算机构的账户管理及监督细则。

    在数据交付专门法规方面,制定数据资产交易中的数据传输及交付管理事项,以及专业的数据交付平台职能、权利与义务。

    数据交易中介服务专门法规方面,《数据交易做市商管理法规》规定数据交易做市商成立的条件、业务范围、业务开展方式、监督管理内容。

    数据交易税费专门法规方面,设立《数据交易税费法规》,制定在数据交易中和税费相关的法律规范。

    贵阳在数据交易立法上可先行先试

    记者:贵阳提出建设大数据交易中心,会给大数据产业带来哪些影响?

    谢泉:发展大数据产业一定需要建设大数据中心,没有大数据中心就没有平台,没有资源。大数据产业的核心是什么?数据。数据从哪里来?从数据中心来。数据中心就像矿,数据就是其中的矿石,我们可以从中淘取有用的东西。数据中心建设越完善、越大、越好,数据资源就越丰富,对大数据产业发展的带动作用也就越大。大数据交易中心就是贵州大数据实现价值的平台。

    记者:对于贵阳发展大数据产业您有什么建议?

    谢泉:明年我会在全国人大上建议国家将大数据中心设立在贵阳。贵州发展大数据有优势,也应该充分发挥自身优势,我建议至少把国家大数据备份中心建设在贵州。贵阳应该朝着这个目标争取国家支持,建设成为国际一流的大数据中心,让世界做大数据产业的人都知道贵州、贵阳。

    同时,贵阳可以在数据交易立法上先行先试。数据作为一种无形资产,其交易方式区别于普通商品交易,其交易行为和证券交易更为相似。因此,针对数据交易的立法,可以借鉴证券法。鉴于数据交易的特殊性,建议针对数据交易的立法,先采取地方、部门行政法规试行,然后再考虑国家立法的方式。

    更多大数据相关精彩内容,请关注【贵阳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暨全球大数据时代贵阳峰会·数据观全程报道】http://www.cbdio.com/zhuanti/node_3866.htm

扫码知道更多

   想参加此次大数据博览会的观众可以通过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报名参与

分享:
延伸阅读
    数博故事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