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工智能发展与应用产业观察对话正文

汪丁丁与何继中关于机器人判断力形成的对话

关于机器人判断力的问题,媒体曾经报道:Tufts 大学、Brown 大学以及 Rensselaer 理工学院对于“机器人要拥有真正的智能,他们首先得拥有像人类一样对是非对错的判断力(moral decision)的问题”为此成立了一个项目来进行研究。

这个项目想通过创建一个计算框架,来模拟人类的道德推演过程,以让机器人能够自主判断如果遇到突然降临的任务该怎么办。这个典型的应用场景是在军事中,比如一个机器人被委派了紧急的运输任务,它要向附近的一所医院输送药物,却恰好在半路遇到了一名骨折的伤兵求助,那么这时机器人是否应该停下来实施救助呢?他如何去评估是停下来帮助伤兵更合理,还是及时将药物送到医院去拯救其他人却把伤兵弃之不理更合理?

所以,当一个意料之外的事件发生时,让机器人去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应当采取的措施,是有价值所在的。但是因为可能出现的场景无法用限定的规则去定义和描述,所以这项研究也将面临不小的挑战。

汪丁丁与何继中关于机器人判断力形成的对话

汪丁丁与何继中两位老师在人工智能学家专家讨论群中对这个问题展开了精彩的对话:

何继中: pepper是低于成本销售的。用户还要购买每个月200美金的云数据费。

汪丁丁: 是,看起来,pepper机器人实行的是两步定价方法,先低于成本出售俱乐部会员证,然后每月200美元收取维持费。这样定价其实很合理。

汪丁丁:关键是,我广泛浏览了文献和视频之后,深觉机器人缺乏人类判断力,可能不是短期能弥补的。现在很难说奇点降临,因为,从计算能力到判断力,不会简单地遵循摩尔定律。今年我重点跟踪谷歌无人车的情况,看看可否表现出超越人类的判断力。我检索了文献,2014年的两篇报告认为,机器人的判断力可能必须在与人类的社会交往当中获得。

何继中:中国这一两年工业机器人很热,可以理解。但是工业4.0里面的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机器人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汪丁丁:我在杭州喝茶常想到机器人应取代人工服务。ASIMO 可以担任服务员,不过,速度略嫌缓慢。

何继中:一些初级的服务应该不难吧

汪丁丁:计算速度可以用CPU弥补,Boston Dynamics为国防部研发的四足机器人很棒,判断时间极短。我确实没有找到资料,ASIMO 第三代,就是 P 系列的机器人,究竟装了多少个 CPU?

何继中:国防部的Chietas,肯定有更强大的计算能力。

汪丁丁:2012年 DARPA 机器人赛跑,Cheetah以每小时28英里获得冠军。

何继中:humanoid机器人的真正挑战在什么地方?您说是judgement?

汪丁丁:我看了许多视频,我推断就是判断力,这是机器人的瓶颈。另一个瓶颈是电池。不过,判断力更难。Markoff报道说,高速无人驾驶汽车的难度,超过登月。

何继中:就像人要上厕所一样,机器人真的要充电,几分钟就可以换电池。野战机器人呢?

汪丁丁:声响太大,很远就可听到。我记得好象Boston Dynamics的机器狗被国防部否决掉的原因就是噪声,事实上,DARPA 的这个项目被取消。另外,谷歌去年商标申请注册:机器人获得主人的人格特征的专利权。这是一套深度学习的方法,机器人考察主人的性格特征,加以分类,然后就越来越像主人的性格。机器人民主,这是一个最近由跨学科经济学家提出来的思路。事实上,人类的判断力也是从社会交往中获得的。斯密已经论述了这一原理。

 

南开大学陈浩: 机器人未来会不会形成不同的文化族群?

汪丁丁:机器人的判断力,很可能在机器人民主社会中形成速度最快。机器人的一些专家相信必须防止机器人的性格过于一致,因为可能形成专制社会并将人类置于被奴役状态。

Aitists 刘锋:程序员的位置在哪里,为何很少探论机器人与程序员的关系?

汪丁丁:如果谷歌注册性格专利,应当今年之内应用于机器人。刘锋,是这样的,AI 学派与 IA 学派的分野,正在迅速扩展。在AI 学派里,科学家主导一切,程序员只是打工仔。只在 IA 学派里,程序员是主导性的,但必须是富于创意的程序员。

Aitists 刘锋: 汪丁丁, 我说的程序员是泛指,科学家+产品经理+编程人员

汪丁丁:ASIMO 机器人和 NAO 机器人都是可编程的,与大型软件一样,需要与使用机器人的各种特定情境磨合,当然也就要求用户懂得编程序。 这篇2015年的综述文章,机器人可能学会几种基本情感。目前还在演化。商界很在意人类用户对机器人的接受程度,老人和孩子,残疾人和士兵。这里,模仿也有技术含量,基于人类通有的大五人格模型,每一人格维度之内还有六个子维度。

南开大学陈浩: 未来世界,人得要模仿机器人,才能被机器人社群接受

汪丁丁: 根据机器人使用的语言,将几十万单词,按照这些人格维度学习运用。 我的推测:机器人判断力可能很难,因为人类判断力是生物学的。

南开大学陈浩:人格心理学家gosling的研究表明,大五人格与不同词汇运用有不同程度的相关。

汪丁丁:是。机器人必须在足够短的语句间歇内,迅速转换一个庞大的语言矩,找到相关度最高的元素。基本上,可以用主元素统计分析软件实现,但需要维度极高。

对话者简介:

汪丁丁:中国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对脑科学与经济,社会,科技的关系有深入研究 。 美国夏威夷大学经济学博士(1990年)。1997年至今任教于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长期以来倡导“个体生命的自由”。在公共领域内所持的矛盾态度:批判主流,关注思想,拒绝媒体。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同时兼任浙江大学跨学科社会科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东北财经大学行为与社会科学跨学科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席、《新世纪》周刊学术顾问和《财经》杂志学术顾问。研究领域包括发展经济学、制度经济学、宏观经济学、数理经济学、资源经济学、行为经济学、经济学哲学、经济学思想史、新政治经济学(公共选择理论与社会选择理论)、演化社会理论(演化认识论与演化道德哲学)、制度分析基础、博弈论基础、微观经济理论、资本理论、经济增长与发展理论、道德哲学和政治哲学。

何继忠:物理学博士,何继忠博士1989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98年获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博士学位,并先后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和康乃尔大学进行博士后阶段研究。研究领域为极低温、高磁场下超流液体3氦4氦的特异宏观量子现象(康奈尔大学的实验组由此获得1996年的诺贝尔物理奖)。就学期间发表了15篇高质量的实验物理论文,其中4篇发表在权威的《物理评论快报》上。何继忠博士在IBM、Hitachi GST工作期间,其带领团队成功研发磁盘磁信号衰减率仪、磁盘净空高度仪等高端检测仪器设备,获得5项美国专利授权,同时在IEEE等杂志上发表了6篇论文和一篇专著章节。

2007年在美国创办NorCal Instruments,一个由博士组成的团队,经过两年的努力,研发成功“磁盘表面微缺陷检测和分析仪”。并于2010年与3位核心团队成员创建无锡微焦科技有限公司,团队参加美国DISKCON展览期间,产品和设计得到美国机械工程师学会(ASME)谌刚院士的高度评价。

何继忠博士于2014年开始涉足机器人领域,并在一年内建立高素质的机器人技术团队,日前团队技术力量主要为国内制造型企业提供机器人系统服务,帮助传统制造型企业实现机器替代人工,缩减企业成本,提高企业产品质量,实现机器化生产。项目产品具有3D智能视觉功能,能对物品快速形成3D图像,并以自有软件技术和算法对获得的图像信息进行分析和处理,同时结合各类传感器,来实现对物品的智能判断和精准定位,完成在复杂情况下对物品进行动态对处理和任务执行。

责任编辑:王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