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栏涂子沛正文

涂子沛:为什么中国的企业亟需设立首席数据官?

编者按:近日,贵阳市组建了贵阳市大数据发展管理委员会,江苏省发布了《大数据发展行动计划》。几年前,涂子沛先生的著作《大数据》直接推动了中国第一个大数据管理局的设立。此后,辽宁、四川、山东等省市均有地方政府设立了类似大数据管理局的机构来统筹政府部门的数据采集、应用、共享和开放等工作,但是目前还没有政府设立首席数据官的职位。涂先生认为此举关系战略、专人专职才能更好推进数据建设,专门写下自己的感想和建议。

涂子沛:为什么中国的企业亟需设立首席数据官?

在这个星球之上,一个新的世界正在诞生,相对应的,新的人才也在诞生。

15世纪,人类进入大航海时代。这时,葡萄牙人一直专注向东开辟通往亚洲的航线,但意大利人哥伦布却认为,地球是圆的,向西也可以到达亚洲。1492年,在西班牙王室的支持下,他的西行舰队抵达加勒比海岸,哥伦布以为自己踏上了亚洲的印度,他不知道这是一块崭新的大陆。

1497年,意大利航海家亚美利哥(Amerigo Vespucci)也抵达了美洲大陆,他对所到达的地方做了非常细致的描述和记录,这些文字在欧洲流传并给他带来极大的声誉,人们认为他才是美洲真正的发现者。

1507年,新大陆得到了公认,并以亚美利哥的名字命名:America。次年,西班牙国王专门在国家贸易局增设了一个新的职位——首席航海官(Chief Navigator Officer),他请来了亚美利哥,出任西班牙首任首席航海官。

一个新的时代,由此开启。亚美利哥率领西班牙的舰队,不断往返于欧洲与美洲大陆,他们不仅开展贸易,还不断完善地图、训练领航员和水手、分析总结往返旅行途中获得的各种信息,研究一切关于新大陆的知识。于是,各种新大陆的信息、航海技巧、新的物种和商品不断地往西班牙的首都汇集。

接下来的百余年中,欧洲几乎所有的新知识、新思想都来源于西班牙和葡萄牙。凭借领先于世界的航海技术和信息优势,这两个伊比利亚半岛的小国在海外获取了大量的黄金和财物,一跃成为世界霸主,西班牙也由此开枝散叶、打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日不落”帝国。

今天回头,可以看得更加清楚,大航海的历史就是全球所有地域板块开始联结的历史。在这个进程当中,首席航海官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他们通过收集海洋、地理和贸易的信息,架起了联通新、旧大陆的桥梁,人、财、物开始在各片大陆之间频繁流动。

西班牙的荣光早已消散,这个时代也一去不返。人类的足迹已遍及地球的每一寸土地,依靠发现新大陆来开疆拓土、野蛮殖民,这种富民强国的方式已经再无可能。

但是,在这个星球之上,一个新的世界正在诞生,就象大航海时代一样,正在带来新的、巨大的机遇。

这就是数据空间。

因为互联网的普及,人类的社会生活正在快速的数据化,在物理世界之外,我们正在建设一个数据世界,它记录着真实世界的活动,堪称真实世界的镜像。未来的数据世界,它跨越时空,可能比我们任何一个人所能感受到的真实世界还要庞大、复杂。

对任何一个企业、组织、甚至国家来说,这个正在快速生成的空间,都无异于一片新的大陆、甚至是一个星球。

就象大航海时代需要首席航海官一样,面对这片新的大陆,今天的企业和国家,需要配置首席数据官(Chief Data Officer)。

我乐观地预测,在未来的世界,一个公司或组织想要打败竞争对手,首席数据官将成标配。

涂子沛:为什么中国的企业亟需设立首席数据官?

为什么?

从结绳记事开始,人类就开始使用数据。进入信息时代之后,由于互联网和电子设备的普及,数据的容量开始呈指数级的速度膨胀、爆炸。

今天很多人,还没有充分认识到数据的作用。数据是对事实的记录,记录是一种再现,它提供了一个分析的载体,通过分析和研究这些记录,可以洞察、发现整个自然界和社会生活的规律。过去我们讲“实事求是”——“是”就是规律,今天因为数据的充沛,“实事求是”已经全然转变为“实数求是”,数据将成为人类所有知识的来源。

更重要的是,数据表示的是过去,但表达的是未来,通过数据还可以洞察未来。人类一切的努力,归要结底都是在预测未来,谁能更准确的预测未来,谁就能获取更大的商业成功。

首席数据官,就是要推动企业建立一套数据采集、分析、使用的规则,但这还不够,除了分析和预测,未来的企业,和其它企业发生的最频繁、最核心、最本质的关系,将会是基于数据的联通。

就象当年的首席航海官,他们的任务,是要联通新旧大陆,让人财物在各片大陆之间流动起来。

在今天正在形成的数据世界,有无数的数据孤岛,首席数据官就是要推动各片孤岛之间的联通。

一个企业需要,国家层面也需要。

今天很多的企业,要么没有数据,要么数据存在于某个部门的某台电脑、某个纸质文档、甚至是某名员工的大脑里,首席数据官的首要职责,就在于找出这些数据并制定相关的规则,帮助企业把生产参数、业务需求、市场动态、用户体验等转化为可以用一套标准体系衡量的数据,从而让数据的分析和利用更快捷有效,把数据内部的数据用起来。

不仅企业内部,任何一个企业,都处在一个业务大链条上,首席数据官还要推动企业把业务上下游的数据,以及把本企业的数据和人口、地理、气候、交通等公共数据联通起来。

这是一个大联通。

2009年3月,美国联邦政府任命了历史上第一位首席信息官,次年,美国通信委员会率先在政府体系内设立了第一个首席数据官的职位。2012年,阿里巴巴任命了中国企业界的第一位首席数据官。根据知名咨询公司Gartner的调查,2014年全球共有400多名首席数据官,2015年这一数字已经超出1000名。

在刚刚过去的里约奥运会中,中国女排夺冠,女排的数据分析师袁灵犀也走红了。有报道说,他收集了大量有对手参加的比赛和运动员的数据,不断地进行分析和推演,在战术制定当中为郎平主教练提供了核心的支持。他的角色,就是女排的“首席数据官”。

商业竞争,也是一场比赛。未来所有的竞争,都离不开基于数据的竞争。

今天,“一切业务数据化”已经是不折不扣的浪潮,一个庞大的数据大陆正在全球的范围内形成。设置“首席数据官”,规范数据采集、分析的流程和标准,推动“一切数据标准化”,开拓、联通这片新的大陆,就像大航海时代的西班牙一样,是一项关系百年未来走向的战略举措。

☞点击进入 涂子沛 在数据观的专栏>>>

注:本文系涂子沛频道授权数据观转载,文/涂子沛,版权著作权属原作者所有,禁止二次转载,如需转载务必向作者申请授权。

责任编辑:王培

分享:
延伸阅读
    数博故事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