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17中关村大数据日圆桌论坛正文

2017中关村大数据日:数字重组产业 生态融合经济

12月12日,2017中关村大数据日暨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大会在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会议中心举行。活动中,以“数字重组产业 生态融合经济”为主题的圆桌论坛在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的主持下拉开了序幕。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宣鸿、若水合投董事长宋宇海、新毅投资副总裁郭伟、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袁田作为圆桌嘉宾就金融、投资行业如何面对下一波产业升级带来的变化展开了深入探讨。

以下是会议实录:

【主持人】大数据与人工智能融入实体经济之后,对于资本、金融行业也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和变革的压力。整个金融行业、投资行业,怎么面对下一波产业升级带来的变化?我们专门为大家邀请到了国内在银行业、投资业各个方向的金融大咖和专家一起圆桌分享交流。

下面有请本次会议圆桌嘉宾:

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 宣鸿;

若水合投董事长 宋宇海;

新毅投资副总裁 郭伟;

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袁田;

本场论坛主持人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 赵国栋。

圆桌最后3.jpg

【主持人】大家好!很高兴请到几位跟投资界相关的大咖来讨论这个话题,因为今天全场有两句话很关键,一个是历史在加速,一个是时代转折。在时代转折里,肯定包括投资理论的变化。所以我们请了几方面投资人来谈对于未来数字生态的投资。

什么是数字生态?各行各业进入大数据之后形成交融体、经济体形态,那么投资理念有什么变化?之前投资成功在什么地方呢?我们一起做个分享。我们问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结合贵公司的情况以及过去的认知,怎么理解未来的产业生态或者数字生态?宣主任。

【宣鸿】提到生态应该说数字经济都包含哪些内容,应该说是从数据的产生到数据的关联、到数据的传输。过去谈物联网时就曾经提过“感、传、智、用、运、管”,这都跟数字经济相关联,构成数字生态。“管”也有政府。像我们发展集团,其实我们公司是致力于中关村科技园区自主创新示范区建设的,我们会在空间上、企业服务上、金融上、区域合作上、在海外的创新要素的连接,我们企业是做这种服务的。因此,我们公司本身也是数字生态的一个部分,但是我们确实是属于传统型的。

我们在学习十九大的会上也提出,我们就需要转型发展。从过去至今,很重要的变化就是从重视数量到重视质量,从重视硬件的物质层面到更重视软服务、软环境,环境品质这方面。因此,我们的理念是要搞清楚数字经济里头都有哪些是我们这个区域的强势环节,哪些是弱势环节。我们公司是双维目标,强势环节要投资在这个领域里头或者服务这个领域要获得近期的经济利益,但是我们这个公司因为是双维战略目标,还有区域发展,即示范区建设。我们公司是技术偏好,所以我们更关心底层架构技术,或是研究关键环节和薄弱环节,我们会在关键环节和薄弱环节里也有投资。这就是我们所关注的三个点。

我不知道我对生态的理解对不对,我认为从数字获取“感、传、智、用、运、管”,有诸多方面的要素持有者都是生态中的成员。我们的偏好是技术偏好型,我们重视的是强势支出,这是近期投资。我们也会考虑薄弱环节、关键环节在哪,会补齐短板,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主持人】宋总是京东天使的投资人,实际上不光投了京东,在大数据里也投了很多公司,大数据跟金融结合也投资了很多东西。请宋总谈一谈观点。

【宋宇海】宣总说的每个环节说的很细,我说的比较形象。我理解的数字生态,实际上我们时代已经把互联网当作传统产业了。我把它已经定义为传统产业,包括京东,我认为是做传统产业。为什么我理解成数据生态?实际上可以理解成为数据是身体的每个细胞。以前我们对每个细胞没有感知,现在对每个细胞有了感知能力。

再形象一点,以前互联网是我们的血液,但是血液里头最核心的是红细胞、富氧能力。只有把握住它,才能把身体能量调动起来,才能去运动、去交流、去感知世界。所以我觉得是我们身体或者是世界的最基础的元素。所以这是我理解的数字生态,我说的形象一点。

另外,我们在大数据领域投了很多公司。像志翔科技(音),它是在数据保护领域走的比较前列。如针对浪费、偷电、漏电等问题,通过整个数据的分析保护,每年能挽回几百亿损失,这都是看得见的一些公司和产品。

另外,在整个金融安全领域我们也投了铭品、百富金融等。针对非法集资高发地区、行业、公司,也为国家金融安全保驾护航。

我们投了几十个类似这样的公司,每个公司都是在行业里走的比较前沿。如果大家愿意跟我们分享,有更多的项目我们也期待多交流。谢谢!

【主持人】郭总,我们这几年也在谈一个问题,现在提一个新的概念是智慧平台。那么请您借这个机会,就智慧平台和数字生态作一个简单的解释。

【郭伟】我们这么理解数字生态,用另外一个词叫智慧平台,其实意思差不多。

总体上理解,现在是两大趋势:

一是产业数字化。怎么理解呢?现在实体经济随着网络化和数据化、传导性、生态化的运营方式,实际上数字化或者以前叫做互联化(现在叫数字化)的色彩越来越浓。这是一方面,也就是说实体经济的升级,我们是从这个角度看待数字生态的形成。

第二个方面是数字企业的实体化,就是越来越开始走向盈利、越来越走向经营、越来越走向刚刚袁田谈到的,互联网企业已经是传统企业了,互相之间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边界了。所以数字生态形成第一个趋势就是产业的数字化和数字的产业化,越来越融合。

第二个观点,我们把数字生态分成三个层级:一是基础技术创新,我们基本上不太介入该领域,这是属于宣总和袁田在投的领域。

第二层是应用技术层,我们主要通过VC来投这个领域,包括金融技术领域、温控供应链领域等其他各领域中的一些新技术应用。对于这个部分,尤其是去年、前年两年我们集中在大数据在金融领域的应用中投了一些企业。

第三个层面是应用层,实际上是跟现有传统产业的升级和现有产业化的转型密不可分的。

对于这个部分,我们主要聚焦五大领域,第一是智慧能源,第二是智慧环保、智慧环境,第三是智慧健康,第四是智慧金融,第五是智慧农业,这是五大领域。

围绕这五大方面,重点是在应用端来实现升级。这部分我们更多的是用PE和并购的方式来促进企业的产业升级。

谢谢!

【袁田】刚刚赵总提到数字生态,其实我觉得从生态角度谈到了数字经济,以及数字资产,我再加上“数字信托”就会把数字生态变的更完美。

数字信托可能对于大家来讲相对陌生。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是受托人,赵总是委托人。他将部分合法使用的数据委托给受托人,可能为了利益,因为代表政府或者代表企业管理该部分数据,由此产生的增值部分仍然归属于受托人。如果我们将信托关系嫁接到信用资产层面,就会发现这个法律关系是会把所有权、使用权很好地分离,做一个很好法律架构。在数字生态过程中会产生一类新资产,它区别于传统的房屋有形,也区别于从权益性资产,比如说股票,它更多的是新型数字资产。

您想过这个问题没有,您的数字资产谁来管理呢?我们认为,从信托法律关系上而言,它具有制度优势。第二个层面,作为金融机构,资本如何与科技齐飞,信托公司,尤其是我们对于数据的关注,包括投资、产品创新一直走在前头。

因为我们是来自于研发部,所以我们也希望借助这个场合,我想说,从产品设计层面、从业务模式创新层面,非常欢迎各位数据企业或数据产业专家们与我们合作,让我们的资本有给您服务的机会。谢谢!

【主持人】过去尤其是投互联网公司的人,往往会说轻资产公司、重资产公司。很多投资机构青睐轻资产公司,重资产就不投了,长的慢。而现在这个时候我们都在谈供给侧改革、谈服务主导时,投资理念上有没有什么变化?是轻资产还是重资产?自己的偏好是什么?

【宣鸿】这要看一个区域,我们中关村区域历来提倡服务化,就是产品服务化。特别是数字经济里,我们一向主张轻资产、服务化。我国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在两百多个物质生产门类生产的分类中一半都是世界第一的生产,所以重资产是必须关注的。

前段时间有关于互联网+,有时候我们去大学里上课,给外地的干部去做培训,我们就发现一些区域对数字经济、互联网+很抵触。他觉得轻资产公司、互联网公司有点强加于传统产业,但是我们觉得在数字经济里,已经很难分得清楚了,它是跨界的产业、融合的产业。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应该更加关注重资产,毕竟我们是个大国。如果我们把数据也作为资产的话,我个人认为在数字经济时代,未来的数据就像石油、煤炭资源一样。信托老总提的思路对我也是一种很好的开阔,就是如何将数据变成资产或服务,用于信托可能是一种方式。但是我们觉得,要是将数据作为资产的话,我更希望投资一些有数据的公司及重资产公司。

我这个企业因为是以服务创新作为企业发展宗旨,我还会投资一些重资产的公司,这里包括数据资产。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合适,这是我的观点。

【宋宇海】我提的口号观念叫“无界”。因为现在实际上已经分不清是轻资产还是重资产,或者线上或线下,我觉得是融合。实际上已经分不清了,所以融合的概念叫“无界”。核心是数据能不能把握来源,能不能有效地从数据中挖掘基本信息,数据是不是可以长期有效利用。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就可以,我觉得这个需要硬件或者资产比较重的一个形态,也没问题。我们投的一个车联网公司最早就是纯线上分享平台,但是光这个不够,就进入到汽车硬件、进入到汽车前装领域。这里没有这个的话可能会很容易被人替代。所以已经慢慢融合了。我是提出一个新的观念叫“无界”。不知道大家什么意见。

【袁田】从我们的角度来说无所谓轻重,投资机构投的都是有价值的企业。为什么说之前很多投资机构更多关注轻资产公司,很简单,之前更多创新、突破、价值是体现在一些轻资产公司上,体现在轻资产运行的技术和商业模式突破上,所以大家关注得更多一些。但是现阶段来讲我非常赞同袁田的观点,实际上产业数字化是在相互融合,现在很难分出来所谓的轻资产公司、重资产公司在创新层面、在价值层面上谁优谁劣的问题了,所以我们投资不分轻重。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个观点,投资过程中我们越来越多地发现,轻资产、重资产的运行模式,在很多产业里面体现出来的是专业化的分工更加细化的问题。

举个例子,比如说我们投的文化旅游的平台。之前的时候文化旅游传统的产业链都是从旅行社、交通到景区,一条链条贯穿下来。但是现在越来越多地,大家发现其实整个链条里面大家都不赚钱,都生活得很困难,而真正出现的是想将整个产业链进行升级打造,需要通过新的技术和手段来给产业链进行赋能的公司,类似景区托管、大数据再度增值服务,还有在景区这些要素,比如IT产品开发和销售,所有这些新的业态和组织方式其实已经在出现,这样的公司很难讲是轻资产还是重资产。它在运营过程中,刚开始体现的是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是一种轻的业态。但是实际上当它跟产业相融合以后,走向纵深的时候,它也会产生重资产的特征。所以对于我们来讲,我们只是关注它的创新要素和这个公司的创新价值。谢谢!

【袁田】感谢主持人的提问。首先逻辑上已经承认数据是资产,我们才讨论重和轻的关系,慢慢达成一个共识。从信托端,产业基金有投重资产和轻资产。举个例子,比如地产商,生产商我们把这样的基金叫做种资产基金,而相对来说现在做租赁型的运营商的投资叫做轻资产。反过来到数据层面,我们曾经做过一单数据信托产品,恰恰能解释这个问题。我们把数据生产商作为委托人。能产生数据,相对来说是重资产。但是我们委托过来之后,受托人会雇佣新的运营商,把这部分数据增值。那我们认为运营商本身没有数据,但是可以给数据很好的赋能,它是我的委托方,是轻资产,我产生的收益给受托人。也就是说,无论你是轻资产还是重资产,偏重数据的生产和数据的运营,对于信托机构、金融机构都有很好的发展机遇。所以无论重资产还是轻资产,我想从混沌初开到最后的融合会有很多的边界的模糊。但是简单的划分轻重都可以实现自己的价值,信托是希望实现更好的赋能空间!

谢谢!

圆桌最后1.jpg

【主持人】发言都很精彩。时间关系,问最后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你们认为投一个好公司的标准,如果就说一个的话,这个是什么呢?别人说过的就不能再说了,就一条。

【宣鸿】在一个变化的时代,特别是我们在谈论新经济,如果是唯一一条最重要的,就是要看他们是不是有宽阔视野的人,而且他是这个企业里头的带头人,这很重要,开拓视野的人。

【宋宇海】我觉得是一伙人或者一个团队,因为在十年二十年之前,可能是一个一个人单打独斗的时代,那么近十年是合伙人。因为一个人肯定不是全能的,所以我们主要看几个合伙人互相的匹配程度、团队整个的执行力、团队之间的协调关系。还有一个更关键的是他的领头人,但是缺一不可。就是我们看整个团队,但首先看领头人。

【郭伟】宣总是一个人,你是一伙人,我这是一伙人走在正确的道路上,我们来看应该是属于好的企业的标志。

【袁田】我希望是不同的人。因为做投资的概念是逆向投资的,当所有人看到一个趋势时我们恰恰要冷静,像巴菲特一样。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投资的标准,如果您的想法是我们没有想到的,也许就是未来,这就是我们要选择的,这就是不同的人。谢谢。

【主持人】其实大家基本上围绕“人”做文章,我们看看这样的公司是不是存在。所以放在最后环节我们给大家看一下这样的公司,他们做的事跟其他的路不太一样,他们就是把猪跟金融、大数据、人工智能融合在一起的一个公司,不走寻常路,看看这个“人”是不是符合我们的标准。

【主持人】谢谢各位大咖奉献了一场精彩的演讲!

责任编辑:王培

分享:
数博故事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