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点正文

数据观专访|赵刚:Libra的价值在于推动传统金融拥抱数字经济

  近日,Facebook发布了新一期的季度报告,在报告中,Facebook向投资者发出风险提示,称“Libra已受到多个司法管辖区政府和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我们预计这种审查将继续下去。此外,市场对这种新型货币的接受程度也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因此,我们不能保证Libra或我们的相关产品和服务将及时提供,或是否能够提供。”

  Facebook在报告中Libra风险进行的披露,虽说只是根据相关规定例行的信息公开。并不能依此得出Facebook主导的Libra将会“胎死腹中”的结论。但至少也反映出Facebook正面临的巨大压力。毕竟,Libra计划自公布以来,Facebook一直面临着美国和海外政府官员的批评。

  近年来,有关数字货币的话题总能引起大众的广泛关注。全球币圈的市场中有上千种数字货币,但尚未Libra却是非常独特的一种,因为截至目前,没有任何一种数字货币是由像facebook这样体量的国际化互联网公司主导发行。

  Facebook计划发行Libra的意义何在?数字经济时代该如何看待Facebook发币行为?如果获得监管机构的许可,跨主权”的Libra将会对现有的世界金融体系产生何种影响?

  区块链专家、《区块链:价值互联网的基石》的作者赵刚博士接受数据观专访时表示,相比Facebook能否成功推出Libra,主动对话监管机构,推动传统金融拥抱数字经济才是Libra的最大价值。

  以下是采访实录(部分有删减)

  数据观:Facebook发布了Libra白皮书,正式进军数字货币领域,并声称将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Facebook此举释放出哪些信息?这样的布局有何意义?

  赵刚:先阐明两个观点。第一,数字经济发展是大势所趋;第二,发行数字货币这件事总要有人先挑头,去主动尝试。

  无论是从消费互联网到产业互联网的转变,还是现在的工业互联网以及物流金融演进,都说明我们进入了一个数字经济的新时代,数字经济时代发展同其他经济发展脉络落一样,客观上它的发展也需要一个数字金融的基础设施作为支撑,而数字货币就是数字金融基础设施的核心。

  从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的角度来看,数字货币的出现能够大幅提升在货币层面的运营的效率,并推动提升数字经济发展的质量,实现在传统经济、实体经济发展基础之上的更大一个跃升。

  在这样的一个趋势下面,传统金融基础设施,包括服务商、银行,也包括监管机构在面对数字经济时代发展与变化时,显得相对滞后,因而,数字经济基础设施构建进程缓慢。这是互联网企业普遍所不愿意看到的,数字化进程的推进、数字经济的容不得他们犹豫和等待。

  因此互联网公司希望挑起这个头来能够成为数字时代的金融基础设施的构建者乃至于主导者。数字经济底下的锅已经被蒸到热气腾腾了,特别需要有人来揭开这个盖子,大量的互联网企业都蠢蠢欲动,也包括国内支付宝、微信支付、京东白条都是国内互联网公司尝试的结果,虽然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本质上不是数字货币,但实际上,他们已经在国内的数字经济金融基础设施上起到了某种替代货币的作用。

  和支付宝、微信支付不同,Facebook是一个在全球拥有几十亿用户的公司,在世界各国市场中的渗透,给予了他许多优势。

  譬如,拥有分布于全球各地的庞大用户基础,存在跨国跨境止支付的场景需求;美国鼓励创新土壤;以及Facebook的技术力量、知名度以及上下游合作伙伴等等。

  因此在传统金融走得太慢的情况下,Facebook挑起这个头,把蒸的火热的“锅盖”彻底揭开。

  数据观:为什么Libra协会总部设在瑞士,但在美国首先召开了听证会?

  赵刚:美国是一个标杆创新的国家,也是一个金融行业发达的国家,美元在全球金融领域本身处于一个主导地位。从政策支持、社会接受方面,Libra有了一个较好的成长土壤。

  从加盟Libra节点的公司就可以看出,VISA、eBay、PayPal、万事达、优步、booking等来自网上销售、支付、风投各行业的巨头公司,从整个数字经济的发展生态上具有先天优势。

  Libra虽然是将总部设在日内瓦,但其发起公司Facebook是在美国土壤上诞生、成长的,其加盟节点也多是美国公司,并且绑定的一揽子货币美元占比也最大,毫无疑问Libra计划的最大受益国家也会是美国,同时受到美国监管部门的制约也最大。

  数据观:在美国召开听证会上,Facebook和国会方面展开“激烈交锋”,外界对此评价不一,如何看待这种交锋?

  赵刚:我认为不应将这次听证会视作为Facebook与政府部门的交锋,更应该理解为与监管部门之间的一次积极对话,通过对话去推动数字金融基础设施建设。

  Libra计划中采用的联盟链、挂钩基础货币等应用方式早在行业中已经投入了应用,并不存在独特的技术创新。但相比比特币等其他创新型加密数字货币,Libra的区别在于,它更为务实地与监管机构对话,因此听证会也是的Libra一下到了最聚焦的核心。

  对于主权国家而言,不管Libra项目到最后是成功还是失败,任何主权国家都是不愿意看到一家科技公司来挑战自己的主权边界。比如国内的支付宝、微信支付,虽然他们已经在某些领域代替了基础货币,但他们始终在主权范围内行事,没有标榜他们是数字货币或是基础币。而Libra计划却是盯着基础币来的,它涉及了美联储等机构的职权范围,作为一个私人公司,他来做这样的事情,本身是否合法还有待验证的。

  对于美国政府来说,通过Libra计划也就意味着政治、经济、军事上的一次重大变革。但是变革所面临的风险,却并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所能承担的,因此他会比较慎重。

  数据观:从行业以及国家安全的角度,Libra计划对我国数字金融体系构建有何启示?

  赵刚:基础货币是各国维护经济政治稳定的基础,考虑到一个金融体系会对全球的经济政治产生广泛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由各主权国来协商制定这样一个金融框架会更为合理。

  基于此,我认为Facebook想要依靠Libra计划替代原有的模式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现实的。但如果Libra计划能促进世界各国主动拥抱数字货币,并在此基础上为Facebook等互联网公司拓展了发展空间,进而在商业上取得成功,这个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

  中国在数字经济、数字货币上的研究并不落于人后,甚至在电子支付方面的经验还有优先于其他国家。但总体而言,我们国家是比较鼓励区块链技术在行业内的应用,在涉及数字货币上,还是坚持国家主导。

  所以,一方面,央行也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统筹力量对数字货币进行的研究。另一方面,国家对于如微信、支付宝这样的国内的科技互联网公司要求就会更严一点。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就没有一家公司敢于像要建立一种无国界的数字货币,这样以来就少了这方面的探索,短时间来看确实会在整个经济时代的先导性有影响,但是并不是说谨慎就会落后。

  (赵刚:博士,北京赛智时代信息技术咨询有限公司总裁,赛智区块链(北京)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赛智产业研究院院长。在信息产业和信息化领域耕耘15年,主持和参与了国家大数据(贵州)综合试验区实施方案,著有专著《区块链:价值互联网的基石》《大数据:技术与应用实践指南》等。)

责任编辑:张薇

分享:
数博故事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