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观点正文

2020年医疗信息化的四个发展方向

  回忆17年前SARS肆掠中国之时,很多医院仍处于HIS、PCAS的真空地带,没有信息化的支持,众多医院区域变成了病毒传播的重要场景。

  而在本次2019-nCov抗疫战中,从信息化角度来看,一切都有条不紊。一位武汉同济医院的放射科医生告诉动脉网记者:“我们每天都会用CT完成上千次阅片,其中既有外地患者,又有本地患者。但整个数据入库工作一直进行得很流畅,患者的各种影片、样本检查,都能准确迅速地进入病历,从根本上为武汉的抗疫效率提供了支持。”

  如今的场景离不开国家对于信息化的重视与医院对于信息化的投入。回顾信息化发展,2018年以来,电子病历相关政策接踵而至,同年年末,《关于印发电子病历医疗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管理办法(试行)及评价标准(试行)的通知》一纸文件开启了2019年的医疗信息化市场的繁荣。

  电子病历评级、互联互通带动的不仅仅是基础的医疗信息化建设,2019年诸多政策推动下,CDSS、DRG、院内质控等细分场景的争夺战也逐渐响起。由于医疗信息化具有高度分散的市场特质,更多企业参与到了医疗信息化新时代的竞争之中。

  在2020年年初,动脉网采访了十余家医疗信息化企业,尝试复盘2019年医疗信息化发展的重要成果,并以此探寻2020年的信息化发展方向,答案隐藏在数据之中。

  方向一:政策大开闸,医院电子病历建设支出攀升

  作为一个政策强驱动的领域,医院信息化发展的周期性相对较长和缓慢而关键性政策的出台往往能够对医院信息科改革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在这一情况下,企业,乃至整个行业对于政策的解读便至关重要。

  随着以患者为核心的理念不断加强,电子病历成为医疗信息化变革的核心,一直是政策强调的重点之一。

  统计2018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国务院与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政策,总计9条政策详细提到了国家对于电子病历的硬性要求,而2018年12月的“关于印发电子病历系统应用水平分级评价管理办法(试行)及评价标准(试行)的通知”则直接推进了信息化企业的业务量。

2018年末以来的部分电子病历相关政策

  从近两年的政策文件可以看出,作为医院信息化建设基础而推进建设的电子病历,频频出现在各大政策之中,成为国家健康工作的重点项。更为关键的是,三级医院的绩效考核将直接与电子病历的建设情况挂钩,这促使医院不得不不断提升电子病历的建设水平。粗略来看,2019年,全国总计有7000多家医院申报了电子病历评级。

  以北京市的电子病历建设情况为例,统计2018年末0-4级电子病历建设情况,我们可以看到,0-2级电子病历医院的数量占据了总数的1/3,4级电子病历医院的数量最少,仅12家,占比11%。

  在政策的推动下,仅一年的时间,北京医院的电子病历情况便得到了大为改观。

  2019年末,北京3级电子病历医院数量达到了38家,占比42%,超过了0-2级医院的总和,而4级电子病历医院数量也有所上升,北京有17家医院达到4级标准。

  为了更明确地了解医院如何推动医院评级升级,动脉网对2019年全年的公开招标数据(中国政府采购网)进行了处理,筛选出了227条与电子病历、互联互通评级直接相关的招标内容(不包括第三方投资与整体化标的)。

  数据显示,千万级以上的招标项目总计13个,500万-999万的招标总计37个,低于500万的招标项目177个。

13个超过千万的标的情况

  不同招标价格下的项目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市场的分级情况,通过简单的计算,我们可以估算出不同企业能够占有的电子病历市场份额大小。

  不过,很少有企业能够同时为企业提供优质的全套电子病历建设服务,而医院也因为各科室信息化水平参差不齐而需要寻找不同的信息化企业进行升级。

  对于创业慧康、卫宁健康、东华软件等上市公司而言,他们有足够的能力、足够的声望去承接医院的整体化信息化建设。

  以创业惠康为例,这家企业在2018年间推动多家客户分别通过了2018年度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水平分级评价和国家医疗健康信息互联互通成熟度测评。

  其中,六级电子病历评级客户2家,涉及五级电子病历评级客户8家,还有多家医院通过了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四级甲等测评。在这些项目中,有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协和医院基于大数据的智能医院建设项目总金额达1.47亿元(硬件0.42亿元,软件1.05亿元)。

  中泰证券分析师何柄谕曾告诉动脉网记者:“以总包模式开拓业务必然造成行业集中度的提升,而现在正位于集中的第一阶段,未来还会有进一步的提升。在这一局面下,大企业在中标千万级大单时会拥有更多的优势。”

  但瑞康永创、森亿智能等创业公司仍有机会,通过拆分细分市场,并提供专业化的优质服务,他们正在通过打造生态圈,建联盟的方式占领更多的市场份额。

  “医院通常会有两种选择,一是找一个全面的集成商,去解决自身所有的信息化问题;二是通过几家专业的厂商,针对性地决定特定的问题。”瑞康永创创始人刘晓光表示,“上市厂商一般是为医院提供替换型方案,将医院的信息化推倒重建,而我们则是以改造型方案为主,降低客户的建设风险与建设成本。”

  “同时,我们不希望自己一直单打独斗。因此,我们也在联合众多初创企业,集中各家优势,打造综合型的解决方案,这是我们自己的生态之道。”

  此外,创业公司销售推动方面具有明显的区域特征。瑞康永创的业务主要聚集于江苏、江西、湖北等区域;中联信息则专注于西南地区,能够在众多竞争对手中搏得大单。

  除了客单价格上出现明显分区外,2019年的招标信息中还隐含着一些新的趋势。

  根据动脉网统计,在上述的227条招标信息中,有17个专科电子病历建设项目,这些项目包含的领域非常广泛,如营养系统电子病历、急诊电子病历、近视屈光专科电子病历、口腔专科电子病历、心血管病电子云病历等,招标价格在50万元-300万元之间波动。

  专科电子病历是近几年提出的概念,尚没有形成统一的定义和产品形态。从专科电子病历提出的目的来看,专科电子病历是在通用电子病历基础上,结合专科诊疗过程的特别,打造的医、管、研、教一体化的系统,以更好服务于专科诊疗行为,提升患者满意度。

  刘晓光表示:“现在做专科电子病历的医院有两类情况,第一类是科研型医院,他已经拥有足够高的信息化水平,需要专科型的电子病历进行升级;第二类是处于政策考虑,如某区域出台了相关政策,要求医院必须做某一专科病历,这种情况也是存在的。不过从整体来看,现在大部分医院都还是把注意力放在电子病历等级评审,通过闭环管理提高数据质量,完善临床数据中心,并将信息优化并有效的服务于临床。未来专科病历要以标准化临床数据中心做数据支持更为专业化的分析和服务。”

  森亿智能产品医学副总裁张君表示:“随着国家医疗服务能力的提升,以及国家对医疗服务质量和效率的进一步要求,更进一步推动电子病历向智能化、专科化方向发展。再加上各医院都强调专科能力建设,更是对电子病历提出新需求。因此,推断2-3年后很有可能涌现一个新的专科电子病历市场。

  就专科电子病历需求满足而言,需要更多利用智能化的手段,加强贴合专科诊疗路径闭环打造、全生命周期的专科数据采集和记录、数据专科化呈现和分析,和以专科知识库为基础的智能辅助决策支持等方面。”

  方向二:CDSS、EDC等因数据规范而受益

  电子病历的发展从源头上规范了数据问题,临床辅助决策支持系统(CDSS)、电子数据捕获系统(EDC)等基于数据的软件因此有了推广的基础。

  CDSS这一概念从提出至今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但直到今天才不再是一个“伪命题”。在发展过程中,CDSS遇到的第一个问题来源于医学知识的复杂性,问题和知识库间并非简单的线性对应关系,通用的算法在实际之中很难派上用场。人工智能的出现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这个问题,NLP能够通过卷积算法对问题答案进行筛选,给出可信性最高的结果。

  但AI没有从根本上解决CDSS面临的问题,因为电子病历的不规范,没有优秀数据训练出的NLP能够准确的回答问题,很难关联电子病历进行输出。电子病历的评级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这个问题,如今的CDSS已经能够满足全科场景与部分专科场景的应用,并实现风险预警、预后预警等功能。

  从政策角度来看,这同样是一个重要机会。张君表示:“电子病历评级的实质其实是以电子病历为核心的整个医院信息系统改造,以提升医疗服务质量和效率,保证患者安全。当电子病历评级进行到5级、6级时,评级对于临床辅助决策的要求变多,也是为了促进医院信息化改造,进一步提升临床质量和安全。”

《电子病历系统功能应用水平分级评价方法及标准(2018修订征求意见稿)》前后对比

  从上表可以看出,初级临床决策主要是针对简单条件的提醒,例如合理用药,实现药品的配伍禁忌提醒,提供诊疗指南知识库;中级决策支持,可以处理相对复杂的条件,例如:既往史中提及的疾病,诊断、年龄、性别等条件对于药物使用的禁忌提醒,提供基于循证医学的知识体系;高级决策支持,通过大数据处理,机器学习,基于指南、循证医学知识体系以及真实世界数据,进行临床行为的预警、预后分析、相似病历推荐等。

  从2019年的实际落地情况来看,评级版的CDSS与全科版的CDSS是现有医院或社区机构付费的主流产品。灵医智惠的全科版CDSS已经在1000余家基层医疗机构中进行使用,森亿智能全院CDSS也有全国多家医院正在使用。

  但同专科版电子病历相似,未来CDSS发展的趋势也必然从评级走向专科。从现有的产品来看,医渡云打造了肝癌等CDSS、嘉和美康开发了乳腺等CDSS;森亿智能开发了VTE防控等CDSS;惠每科技开发了心梗等CDSS、零氪科技拥有大数据肿瘤等CDSS;域唯医疗构建了前列腺癌、脑胶质瘤、淋巴癌等CDSS……这些产品将随着院内信息化的推进而提高市场渗透率。

  数据的规范化同样也适用于EDC等需要数据作为原料的产品,对于一些使用临床数据进行研究而言,电子病历的标准化为他们构造了一个更友善的研究环境。

  方向三:DRG推动在即,信息质控焕发潜力

  说到政策推动,DRG则是今年政策推动的另一主力。10月24日,国家医疗保障局印发《国家医疗保障DRG(CHS-DRG)分组方案》这一技术标准,过去百家争鸣的DRG(按服务单元付费)分组一下子多了个官方模版,医保以DRG作为赔付依据已成定局。

  目前,已经确定了30个城市作为DRG付费国家试点城市,要求在2020年模拟运行,2021年启动实际付费。而后各方新闻迭出,浙江省或将成为第一个全省统一实行DRG点数法付费的省份;武汉74家医疗机构被确定为首批国家DRG付费试点单位。

  DRG的推进同样需要电子病历作为基础。在评定病重基础费率、核定疾病权重时,DRG需要通过病案首页的数据进行分析处理。但若病案首页数据与电子病历数据不一致,那么赔付的源头就出了问题。

  因此,电子病历在发展之中支持了DRG的落实,而DRG又反作用于电子病历,推动电子病历标准化、可质控化。

  在2020年正式大规模实施于医院前,DRG已在医院绩效考核、区域医院学科力竞争发挥了充分的作用。

  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大数据中心主任陈波博士告诉动脉网记者:“通过比较不同医院同一疾病的费用消耗指数与时间消耗指数,我们能够发现数值异常的医院,并及时找出其中的问题。另一方面,诸如神经外科手术等外科手术医生,他们时常处于高工作强度之下,却无法享受到与之付出的回报,DRG或将纠正医疗过程中的‘产出比’问题。”

  方向四:“智慧服务分级”

  2019年7月25日,国家卫建委出台《关于印发医院智慧服务分级评估标准体系(试行)的通知》,要求全国总计31个省市32个分区将在一个月的时间内陆续完成开展评估的数据填报工作,正式由官方推动“智慧医院”体系下“智慧服务”环节的建设。

  《通知》表示:卫健委决定在应用信息系统提供智慧服务的二级及以上医院开展2019年医院智慧服务分级评估工作,并对智慧医院的分级评估标准和评估方法做出明确的要求。卫健委将根据医院应用信息化为患者提供智慧服务的功能和患者感受到的效果两个方面进行评估,总计六个等级。

  相比于上述提到的诸多政策,根据从事智慧服务建设的企业反应,截止2019年末,智慧服务分级的推动并不显著。追求其原因,一是该评级并未对医院考核提出明确要求;二是智慧服务对医院信息化存在一定要求,医院必须优先建设院内信息化,才能着手智慧服务评级进行。

  所以,从2019年的情况来看,2020的发展将仍以电子病历、互联互通评级为主,智慧医院评级大规模普及还需要一段时间。

  总结

  回顾2019年,政策就像是信息化行业的灯塔,点亮医院建设路径的同时,也为医疗信息化企业指明了方向。

  但对于医院而言,资本与精力并非无限,信息化升级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先做哪一步,再做哪一步,都需要由政策与医院需求联合决定。所以,企业在跟随政策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医院的建设进度与建设负担,只有读清政策、把握需求的从业者,才能保证在企业发展之中不走弯路。

  总的来说,电子病历评级、互联互通评级还会在新的一年中继续火热下去;智慧医院建设的浪潮必将一年高过一年;DRG下的数据治理将推动潜在市场缓慢发力;随着mMTC、uRLLC逐渐发展,标准逐渐完善,5G医疗新的应用也将在2020年中陆续出现……

  那么,这在公立医院改革的末期,把握政策与技术进步之间平衡点,找准发展的节奏感;开拓更多的客户,加快信息化产品的深度;加快项目回款速度。这三点,将是新的一年之中,企业共同被告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责任编辑:张薇

分享:
速读区块链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