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正文

数字货币怎么用?怎么管?多国央行行长发话!

  先是各种数字加密货币让人眼花缭乱,再是各国央行数字货币(CBDC)跃跃欲试,数字货币怎么用、如何管,一直受到高度关注。

  博鳌亚洲论坛2023年年会上,多国央行行长一同现身,回应数字货币热点。

  数字货币定义别急着“赢者通吃”

  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中国央行原行长周小川注意到,从支付体系、银行业务、技术等不同角度出发,近年来各方围绕数字货币定义一直争来争去,“你说你的我说我的,有一点相互竞争的关系”。他直言,当下互联网时代存在赢者通吃特性,“谁都希望当赢者,通吃了以后把别人压下去”。

  在周小川看来,上述争论关注点无非在于其是否运用区块链、是否去中心化、是否加密等。尽管曾一度有比较响的声音认为,只有以区块链为技术的、去中心化的、央行管不着也不需要过去金融基础设施服务的才是数字货币,但此类数字货币和观点“自己也出了很多毛病,现在已不太时兴”。

  周小川进一步指出,对数字货币的定义不要“唯我独尊”,也不要急着“赢者通吃”,每隔三到五年,技术及各方面应用变化都会导致局面改变。“原来有人说(某种数字货币)非常安全、绝对保险的,但三年以后也会发现盗窃现象。”

  “监管能力必须跟上”

  近年来各路数字加密货币你方唱罢我登场,由此带来的监管挑战受到央行行长们关注。

  中国央行副行长宣昌能直言,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并没有解决信用货币存在的问题,且加密货币交易通常在自设的交易平台进行,交易过程中涉及与法定货币的兑换、杠杆交易等,这很大程度上掌控在交易平台、发行方或者交易商手中。而其本身又是非常中心化的规则,而且潜藏很多风险,过程中缺失监管,屡屡发生欺诈、滥用市场交易、挪用客户资产等行为。

  近年来,主要发达经济体特别是国际组织已经着手讨论就此加强监管,形成共识。宣昌能介绍,中国在这方面行动较早,早在2017年,中国金融管理部门便禁止金融机构给加密货币和代币交易提供任何服务,保护了投资者权益,保护了市场的稳定。

  他强调,在数字金融时代,监管理念、监管技术、监管能力必须要跟上,才能确保金融创新,不会以危害金融稳定为代价,才能行以致远。

  印度尼西亚央行副行长多尼·佐沃诺表示,金融科技和电子商务受到印尼国民的接受和喜爱,两者在该国得到了指数性的增长。将金融系统监管得更好,可以加强国民对新的金融系统的信任,也能够增强金融系统的稳定性。

  “发展数字货币难免会犯错”,匈牙利央行行长毛托尔奇·捷尔吉也同意,在本轮金融周期里,各方必须要对数字货币加以监管。他认为,在一个新的框架之下,数字货币肯定将发挥其作用,而央行数字货币将在数字货币中占主导地位。

  多国发力探索央行数字货币

  眼下,有关央行数字货币的研发和探索已在多国陆续展开。以中国为例,截至2022年末,流通中数字人民币存量达136.1亿元。数字人民币和实物人民币将一并统计、合并分析、统筹管理。

  在柬埔寨,为进一步改善机构之间的互联互操作问题,促进金融服务普惠性以及减少纸币流通,该国通过采用在安全性、可靠性和一致性方面有优势的分布式记账技术和区块链技术,开发了“巴孔”(Bakong)体系。这被外界视作一种“准央行数字货币”。

  柬埔寨央行副行长谢丝蕾介绍,该系统可以提高支付效率,降低基础设施使用成本,“我们不会让人支付任何印钞的费用”。此外,区块链技术也提高了交易的安全程度。

  泰国亦就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展开探索。泰国央行副行长马西·苏帕蓬塞表示,希望拓宽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的渠道,鼓励更多创新,开放更多可能性,打造更多金融使用情景,提升泰国民众的金融福祉程度。

  马西·苏帕蓬塞同时指出,希望探索解决央行数字货币的跨境支付、运营和汇款成本、透明度等问题,降低各方参与成本,提高相关服务的包容性。

责任编辑:张薇

分享:
2022全数会
贵州

贵州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大数据企业

更多
企业
更多